波叔一波中特随时查看官网|波王一波中特

站內搜索

中國搜索

首頁 >  書香 >  正文

人均紙書閱讀量4.67本,第16次國民閱讀報告還釋放了哪些信號?

2019-04-18 10:06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

分享至

自1999年起,由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組織實施的全國國民閱讀調查已持續開展了16次。第16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從2018年8月開始全面啟動,2018年8月至9月開展樣本城市抽樣工作,2018年9月至2018年12月在全國范圍內開展入戶問卷調查執行工作,2018年11月至12月開展問卷復核、數據錄入和數據處理工作。現在完成初步分析報告。

本次調查仍嚴格遵循“同口徑、可比性”原則,繼續沿用四套問卷進行全年齡段人口的調查。對未成年人的三個年齡段(0-8周歲、9-13周歲、14-17周歲)分別采用三套不同的問卷進行訪問。

本次調查執行樣本城市為50個,覆蓋了我國29個省自治區、直轄市。本次調查的有效樣本量為19683個,其中成年人樣本為15043個,18周歲以下未成年人樣本為4640個,未成年樣本占到總樣本量的23.6%:有效采集城鎮樣本14651個,農村樣本5032個,城鄉樣本比例為2.9:1。

樣本回收后,我們根據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公報的數據對樣本進行加權,并運用SPSS社會學統計軟件進行分析。本次調查可推及我國人口12.88億,其中坡鎮居民占50.9%,農村居民占49.1%。現將本次調查的主要發現匯報如下:

2018年我國成年國民各媒介綜合閱讀率保持增長勢頭,各類數字化閱讀方式的接觸率均有所増長 

2018年我國成年國民包括書報刊和數字出版物在內的各種媒介的綜合閱讀率為80.8%,較2017年的80.3%有所提升,數字化閱讀方式(網絡在線閱讀、手機閱讀、電子閱讀器閱讀、Pad閱讀等)的接觸率為76.2%,較2017年的73.0%上升了3.2個百分點。圖書閱讀率為59.0%,與2017年(59.1%)基本持平;報紙閱讀率為35.1%,較2017年的37.6%下降了2.5個百分點;期刊閱讀率為23.4%,較2017年的25.3%下降了1.9個百分點。

數字化閱讀的發展,提升了國民綜合閱讀率和數字化閱讀方式接觸率,整體閱讀人群持續增加,但也帶來了紙質閱讀率增長放的新趨勢。

新趨勢.png

綜合閱讀率11年間變化

趨勢.png

進一步對各類數字化閱讀載體的接觸情況進行分析發現,2018年我國成年國民的網絡在線閱讀接觸率、手機閱讀接觸率、電子閱讀器閱讀接觸率、Pad(平板電腦)閱讀接觸率均有所上升。具體來看,2018年有69.3%的成年國民進行過網絡在線閱讀,較2017年的59%上升了9.6個百分點;73.7%的成年國民進行過手機閱讀,較2017年的71.0%上升了2.7個百分點:20.8%的成年國民在電子閱讀器上閱讀,較2017年的14.3%上升了6.5個百分點;20.8%的成年國民使用Pad(平板電腦)進行數字化閱讀,較2017年的12.8%上升了8.0個百分點。

17.18.png

數字化閱讀方式接觸率11年間變化

QQ截圖20190416104852.png

手機和互聯網成為我國成年國民每天接觸媒介的主體,紙質書報刊的閱讀時長均有所減少

從人們對不同媒介接觸時長來看,成年國民人均每天手機接觸時間最長。我國成年國民人均每天手機接觸時長為84.87分鐘,比2017年的80.43分鐘増加了4.44分鐘:人均每天互聯網接觸時長為65.12分鐘,比2017年的60.70分鐘增加了4.42分鐘;人均每天電子閱讀器同讀時長為10.70分鐘,比2017年的8.12分鐘増加了2.58分鐘:2018年人均每天接觸Pad(平板電腦)的時長為11.10分鐘,較2017年的12.61分鐘減少了1.51分鐘。

時長.png

在傳統紙質媒介中,我國成年國民人均每天讀書時間最長,為19.81分鐘,比2017年的20.38分鐘減少了0.57分鐘,超一成(12.3%)國民平均每天閱讀1小時以上圖書,比2017年(12.1%)略有增加;人均每天讀報時長為9.58分鐘,比2017年的12.00分鐘減少了2.42分鐘;人均每天閱讀期刊時長為5.56分鐘,比2017年的6.88分鐘減少了1.32分鐘。

人均圖書閱讀2018年我國成年國民量基本保持平穩,報刊閱讀量持續下滑

從成年國民對各類出版物讀量的考察看,2018年我國成年國民人均紙質圖書閱讀量為4.67本,與2017年的4.66本基本持平。人均電子書閱讀量為3.32本,較2017年的3.12本增加了0.20本。紙質報紙的人均閱讀量為26.38期(份),低于2017年的33.62期(份)。紙質期刊的人均閱讀量為2.61期(份),低于2017年的3.81期(份)。

閱讀量.png

我國成年國民中,11.5%的國民年均閱讀10本及以上紙質圖書,此外還有7.1%的國民年均閱讀10本及以上電子書。

我國城鎮居民不同介質閱讀率和閱讀量遠遠高于農村居民,城鄉差異明顯

對我國城鄉成年居民2018年不同介質閱讀情況的考察發現,我國城鎮居民的圖書閱讀率為68.1%,較2017年的67.5%高0.6個百分點;農村居民的圖書閱讀率為49.0%,略低于2017年的49.3%。城鎮居民報紙閱讀率為41.2%,較農村居民的28.1%高13.1個百分點。城鎮居民2018年的期刊閱讀率為27.6%,較農村居民的18.5%高9.1個百分點。城鎮居民2018年的數字化讀方式接觸率為83.0%,較農村居民的68.2%高14.8個百分點。2018年我國城鎮居民的綜合閱讀率為87.5%,較農村居民的73.0%高14.5個百分點。

城鎮.png

通過對我國城鄉成年居民不同介質閱讀數量的考察發現,2018年,我國城鎮居民的紙質圖書閱讀量為5.60本,較2017年的5.83本低0.23本;農村居民的紙質圖書閱讀量為3.64本,較2017年的3.35本高0.29本;城鎮居民的報紙閱讀量為3.09期(份),高于農村居民的12.85期(份);城鎮居民的期刊閱讀量為3.38期(份),高于農村居民的1.72期(份);我國城鎮居民在2018年人均閱讀電子書3.41本,較農村居民的3.23本高0.18本。

我國成年國民和未成年人有聲閱讀繼續較快增長,成為國民閱讀新的增長點,移動有聲APP平臺已經成為聽書的主流選擇

對我國國民聽書習慣的考察發現,2018年,我國有近三成的國民有聽書習慣。其中,成年國民的聽書率為26.0%,較2017年的平均水平(22.8%)提高了3.2個百分點。0-17周歲未成年人的聽書率為26.2%,較2017年的平均水平(22.7%)提高了3.5個百分點。具體看來,0-8周歲兒童的聽書率為26.8%,9-13周歲少年兒童的聽書率為25.2%,14-17周歲青少年的聽書率為26.0%。

國民聽書率.png

對我國成年面民聽書介質的考察發現,選擇“移動有聲APP平臺”聽書的國民比例較高,為1.7%:有6.4%的人選擇通過“廣播”聽書。

我國成年國民網上活動行為中,以閱讀新聞、社交和觀看視頻為主,娛樂化和碎片化特征明顯,深度圖書閱讀行為的占比偏低

2018年,我國成年國民上網率為78.4%,比2017年的79.1%略有下降。具體來看,有近三成(29.5%)的國民通過電腦上網,有近八成(76.8%)的國民通過手機上網。

國民上網率.png

我國成年網民上網從事的活動中,信息獲取功能受到越來越多網民的重視,具體來說,有61.6%的網民將“讀新聞”作為主要網上活動之一,有28.2%的網民將“査詢各類信息”作為主要網上活動之一。同時,互聯網的娛樂功能仍然占據很重要的位置,有62.3%的網民將“網上聊天/交友”作為主要網上活動之一,有50.0%的網民將“看視頻”作為主要網上活動之一,有41.1%的網民將“網上購物”作為主要網上活動之一,有36.5%的網民將“在線聽歌/下載歌曲和電影”作為主要網上活動之一,還分別有28.0%和19.2%的網民將“網絡游戲”和“即時通訊”作為主要網上活動之一;有15.9%的網民將“閱讀網絡書籍、報刊”作為主要網上活動之一。

國民上網從事活動.png

超過半數成年國民傾向于數字化閱讀方式,傾向紙質閱讀的讀者比例下降,而傾向手機閱讀的讀者比例上升明顯

從數字化閱讀方式的人群分布特征來看,我國成年數字化閱讀方式接觸者中,18-29周歲人群占32.8%,30-39周歲人群占25.4%,40-49周歲人群占23.5%,50-59周歲人群占13.0%。可見,我國成年數字化閱讀接觸者中,81.7%是18-49周歲人群。

數字化閱讀方式的人群分布特征.png

對我國國民傾向的閱讀形式的研究發現,38.4%的成年國民更傾向于“拿一本紙質圖書閱讀”,比2017年的45.1%下降了6.7個百分點;有40.2%國民傾向于“手機閱讀”,比2017年的35.1%上升了5.1個百分點:有12.8%的國民更傾向于“網絡在線閱讀”;有7.7%的人傾向于“在電子閱讀器上閱讀”:0.8%的國民“習慣從網上下載并打印下來閱讀”。

成年國民傾向的閱讀形式.png

四成以上的成年國民認為自己的閱讀數量較少,國民對當地有關部門舉辦閱讀活動的呼聲較高

2018年我國成年國民對個人閱讀數量評價中,只有2.1%的國民認為自己的閱讀數量很多,6.3%的國民認為自己的閱讀數量比較多,有37.8%的國民認為自己的閱讀數量一般,41.5%的國民認為自己的閱讀數量很少或比較少。

成年國民個人閱讀量評價.png

從成年國民對個人紙質閱讀內容和數字閱讀內容的閱讀量變化情況的反饋來著,有7.7%的國民表示2018年“增加了紙質內容的閱讀”,但有10.0%的國民表示2018年“減少了紙質內容的閱讀”;有6.7%的國民表示2018年“減少了數字內容的閱讀”,但有9.9%的國民表示2018年“增加了數字內容的閱讀”;五成以上(54.5%)的國民認為2018年個人閱讀量沒有變化。

國民對個人閱讀內容變化評價.png

從成年國民對于個人總體閱讀情況的評價來看,有26.3%的國民表示滿意(非常滿意或比較滿意),比2017年的23.7%提升了2.6個百分點;有14.6%的國民表示不滿意(比較不滿意或非常不滿意)比2017年的13.1%増加了1.5個百分點;另有47.4%的國民表示一般。

國民對個人閱讀情況滿意度.png

我國成年國民對當地舉亦全民閱讀活動的呼聲較高,2018年有67.3%的成年國民認為有關部門應當舉辦讀書活動或讀書節。其中,城鎮居民認為當地有關部門應該舉辦讀書活動或讀書節的比例為67.2%,農村居民中這一比例為67.3%,城鄉居民選擇比例基本一致。

0-17周歲未成年人圖書閱讀率有所下降,值得關注

2018年0-8周歲兒童圖書閱讀率為68.0%,低于2017年的75.8%;9-13周歲少年兒童圖書閱讀率為96.3%,較2017年的93.2%提高了3.1個百分點;14-17周歲青少年圖書閱讀率為86.4%,低于2017年的90.4%。2018年我國0-17周歲未成年人圖書閱讀率為80.4%,低于2017年的84.8%。

未成年人圖書閱讀率.png

2018年我國14-17周歲未成年人課外圖書的閱讀量最大,為11.56本,與2017年的11.57本基本持平;9-13周歲少年兒童人均圖書閱讀量為9.49本,較2017年的8.87本增加了0.62本;0-8周歲兒童人均圖書閱讀量為7.10本,比2017年的7.23本略有下降。2018年我國0-17周歲未成年人的人均圖書閱讀量為8.91本,比2017年的8.81本增加了0.10本。

未成年人閱讀量.png

在0-8周歲兒童家庭中,近七成家庭有陪孩子讀書的習慣

2018年我國0-8周歲兒童家庭中,平時有陪孩子讀書習慣的家庭占68.7%。另外,在0-8周歲有閱讀行為的兒童家庭中,平時有陪孩子讀書習慣的家庭占到93.4%,較2017年的91.8%提高了1.6個百分點;在這些家庭中,家長平均每天花22.61分鐘陪孩子讀書,較2017年的23.69分鐘有所減少。

親子閱讀.png

2018年我國0-8周歲兒童的家長平均每年帶孩子逛書店2.87次,較2017年的3.07次有所減少。四成以上(41.4%)的0-8周歲兒童家長半年內至少會帶孩子逛一次書店,其中三成多(33.7%)的家長會在1-3個月內帶孩子逛一次書店。

逛書店頻率.png

我國閱讀指數為68.67點,其中個人閱讀指數為71.67點,公共閱讀服務指數為65.91點

為了綜合反映我國國民閱讀總體情況及其變化趨勢,引導各城市統一閱讀指數標準,我們研制出我國國民閱讀指數和城市閱讀指數指標體系。閱讀指數指標體系共包含25項單一指標,分為“個人閱讀狀況”和“公共閱讀設施與服務”兩大方面。其中,“個人閱讀狀況”包括國民個人圖書閱讀量與擁有量、各類出版物的閱讀率以及個人閱讀認知與評價等三個方面,綜合反映國民閱讀水平;“公共閱讀設施與服務”包括國民對公共閱讀設施、全民閱讀活動等的認知度、使用情況以及滿意度評價三個方面,綜合反映全民閱讀公共設施建設與公共服務水平。通過對25項指標進行分層擬合,獲得閱讀指數。

經測算,2018年我國閱讀指數為68.67點,較2017年的68.14點提高了0.53點。其中,個人閱讀指數為71.67點,略高于2017年的71.65點;公共閱讀服務指數為65.91點,較2017年的64.90點提高了1.01點。

全民閱讀指數.png

個人閱讀 公共閱讀服務指數.png

城市閱讀指數

通過對第十六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50個采樣城市的閱讀指數進行測算,得到2018年城市閱讀指數,排在前十位的城市依次為:深圳(84.39點)、蘇州(79.91點)、北京(78.65點)、青島(77.04點)、杭州(76.63點)、南京(75.60點)、上海(75.40點)、合肥(75.01點)、武漢(74.65點)和福州(74.64點)。

城市1.png

城市閱讀指數TOP10

城市2.png

城市個人閱讀指數TOP10

城市3.png

城市公共閱讀服務指數TOP10

加強農村居民圖書閱讀、手機閱讀,早日縮小城鄉閱讀鴻溝

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最新公布的第十六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査數據顯示,我國城鄉居民不同介質閱讀率和閱讀量差異明顯,尤其在傳統的紙質書報刊閱讀方面,城鄉差別大,城鄉閱讀鴻海明顯,近年來,隨若智能手機的大范國普及和移動互聯網技術的快速發展,數字閱讀方式逐漸興起,城多居民各類數字化閱讀方式的接觸率逐年攀升。

在傳統的紙質閱讀中,從閱讀率方面看,2018年,農村居民的圖書閱讀率49.09%,比城鎮居民(68.1%)低19.1個百分點;農村居民的報紙閱讀率28.1%比城居民(41.2%)低13.1個百分點;農村居民的期刊讀率為18.5%,比城鎮居民(27.66%)低9.1個百分點。

從閱讀量方面看,農村居民的圖書閱讀量為3.64本,比城鎮居民(5.60本)少1.96本;農村居民的報紙閱讀量為12.85期(份),比城鎮居民(38.09期(份)少25.24期(份)農村居民的期刊閱讀量為1.72期(份),比城鎮居民(3.38期份)少1.66期(份)。

從間讀時長方面看,農村居民平均每天讀書13.96分鐘,比城鎮居民(25.12分鐘)少11.16分鐘:農村居民每天讀報5.94分鐘,比城鎮居民(12.89分鐘)少6.95分鐘;農村居民每天讀期刊3.16分鐘,比城鎮居民(7.75分鐘)少4.59分鐘。

在傳統閱讀中,在閱讀率、閱讀量和閱讀時長方面,圖書閱讀城鄉差距最小在閱讀率和閱讀時長方面,報紙的城鄉差距小于期刊;在閱讀量方面,報紙的城鄉差距大于期刊。

在數字閱讀中,從閱讀率方面看,2018年,農村居民的網絡在線閱讀接觸率為60.5%,比城鎮居民(76.8%)低16.3個百分點;農村居民的手機閱讀接觸66.4%,比城鎮居民(80.0%)低13.6個百分點;農村居民的電子閱讀器接觸率為16.6%,比城鎮居民(24.3%)低7.7個百分點;農村居民的Pad(平板電腦)閱讀接觸率為14.8%,比城鎮居民(26.0%)低1.1個百分點;農村居民的聽書率為24.7%,比城鎮居民(27.1%)低2.4個百分點。從閱讀量方面看,農村居民的電子書閱讀量為3.23本,比城鎮居民(3.41本)少0.18本。

從閱讀時長方面看,農村居民每天進行網絡在線閱讀27.55分鐘,比城鎮居民(37.53分鐘)少9.98分鐘;農村居民每天手機閱讀32.17分鐘,比城鎮居民43.90分鐘)少11.73分鐘,農村居民每天接觸電子閱讀器7.70分鐘,比城鎮居民(13.42分鐘)少5.72分鐘。

在數字閱讀中,在各類數字化閱讀方式的閱讀率方面,聽書的城鄉差距最小手機閱讀和網絡在線閱讀的閱讀接觸率城鄉差距也較小;Pad(平板電腦)和電子閱讀器的閱讀接觸率城鄉差距較大。城鄉居民在電子書閱讀量方面差距較小。在閱讀時長方面,網絡在線閱讀和手機閱讀的城鄉差距較小:電子閱讀器閱讀的城鄉差距較大。

綜上所述,在傳統閱讀中,可以進一步加強圖書閱讀的宣傳和推廣,加大農家書屋的圖書配給量,豐富農家書屋的圖書種類,加強農村居民在圖書方面的閱讀。在數字閱讀中,可以大力加強數字農家書屋的建設,搭建更多便民、利民的數字閱讀的公共服務平臺,提高農村居民在聽書、手機閱讀、網絡在線閱讀方面的閱讀,早日縮小城鄉閱讀鴻溝。

兒童有聲閱讀增長明顯

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最新公布的第十六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査數據顯示,0-8周歲兒童聽書率達26.8%,較2017年的20.7%提高了6.1個百分點,漲幅近三成(29.5%),增漲幅度高于其他年齡段。

“移動有聲APP”“有聲閱讀器或語音讀書機”“微信語音推送”是我國0-8周歲兒童最常使用的三大聽書方式,選擇比例分別為17.1%、10.5%和9.8%。兒童通過有聲閱讀,最常聽“少兒故事”和“詩歌朗通”,在聽書兒童中的選擇比例高達82.1%和50.9%。九成以上(94.1%)的聽書兒童每周至少聽一次書,其中,三成以上(34.5%)的兒童每天都會聽書。

兒童家長平均一年花費33.43元給孩子聽書。從有聲閱讀付費情況看,2018年有四成以上(42.1%)的聽書兒童家長給孩子聽書付過費,平均一年給孩子在聽書上花費33.43元,與家長在購買童書上的花費相比,差距較大。2018年,在有閱讀行為的兒童中,有92.9%的兒童家長給孩子買過童書,家長一年平均花費113.22元給孩子購買童書。有閱讀行為的兒童家長一年在購買童書上的花費是聽書兒童家長ー年在兒童聽書上花費的近3.4倍。從全體兒童的角度看,2018年,兒童家長平均花費73.74元給孩子購買童書,是家長在聽書上花費(9.05元)的8.1倍。可見,近幾年隨著有聲閱讀市場的蓬勃發展,兒童聽書率不斷增長,但是半數以上(52.3%)兒童家長認為“紙質書籍”最適合兒童閱讀,加之目前大眾在數字閱讀方面的付費意愿普遍較低,因此家長給兒童在有聲閱讀中的付費意愿和付費金額都與實體圖書差距較大。

養成有聲閱讀的習慣,讓更多的兒童接觸到有聲閱讀.在對沒有聽過書的閱讀兒童進行考察時發現,兒童沒有聽書行為的最主要原因是“沒有聽書習慣”,選擇比例達48.6%:其次,近兩成(19.8%)的家長因“不喜歡聽書的形式”而沒有給孩子聽書;“不了解有什么聽書渠道”和“沒有感興趣的內容”也有一成以上的家長選擇,比例分別為14.8%和11.7%;因“內容不夠豐富”和“工具使用不方便”而不給孩子聽書的選擇比例較低,只有2.8%和2.3%。目前我國仍有七成以上(73.2%)的家長沒有給孩子選擇有聲閱讀,主要的原因在于沒有形成有聲閱讀的習慣和對這種閱讀形式的接受程度較弱,而不在于有聲閱讀市場產品的內容豐富性方面,因此,讓更多的兒童接觸到有聲閱讀,需要讓更多的兒童接受有聲閱讀的方式,養成通過有聲閱讀進行閱讀的習慣。

責任編輯:黃采蕭
相關推薦

外匯

熱點板塊排行

個股行情

新股日歷

波叔一波中特随时查看官网 二分彩开奖号 福彩4d开奖结果今天 甘肃省3d开奖 什么叫混合瘤 海南体育彩票飞鱼查询 排列五近十五期开奖号 东京时时彩开奖号码 11选5开奖结果福建建 pk10庄家控制的 18选7中奖规则